不是我不明白,這世界變化快,“大學生快遞臟衣服回家洗”竟然令郵政系統攬下了一筆大業務。在兩會上,國家郵政局市場監管司副司長劉良一表示,眼下,高校學生把積攢的臟衣服寄洗,再通過快遞寄回來,成了郵政的一種新業務。他說,這顯示了快遞給人的日常生活帶來除了網購之外的便利。
  對於郵政行業來說,開拓了新的業務渠道可喜可賀,拿這個來說事,主要是為了說明郵政的服務質量有提升。不過,這種服務是不是真的象徵郵政服務“接地氣”、“便捷”,未免值得商榷。就一般人而言,聽說當今大學生連衣服都懶得自己洗,怎麼都不會覺得這是一種社會進步的現象。聽口氣,這郵政行業重而視之的“新業務”,似乎還有規模化發展的傾向——便利是蠻便利的,就是不知父母們收到一包發臭的臟衣服,心裡是何滋味?
  當然,勤快的大學生跑到郵局快遞臟衣服,懶一點的打電話叫快遞員上門來收,作為業務的經營方來說,沒有什麼理由可以嚴詞拒絕。有意思的是,當這則新聞廣為流傳開來之後,不少大學生對此僅是付諸 “呵呵”,有人說,這位官員對大學校園生活很不瞭解,現在哪個學校的宿舍沒有自助洗衣機?就算沒有,校外的洗衣店生意也是紅火得很;再退一步講,如果真有懶人把臟衣服快遞迴家,是不是一定要選擇郵政渠道的快遞?這話當然有些揶揄郵政系統,但至少說明,就大學生自身經驗來說,似乎還沒有覺得 “快遞臟衣服回家洗”已成為郵政在校園快遞業務的“大部分”。如果郵政官員的話言過其實,那麼大學生們算是又 “躺槍”一回——可反過來說,空穴來風並非無因,郵政人士談論自身業務領域的話,一下子被牽引到了“大學生自理能力”的討論上,這恐怕還是與現實有著密切關聯的。
  “大學生懶”、“大學生情商不高”等議論,近年來已不算什麼新鮮話題。平心而論,作為一個也曾讀過大學的人,切身經歷讓我對此還是感到難以反駁。十多年前,在我還在大學校園之時,也曾將一盆臟衣服放在水房裡泡了一個禮拜;有舍友比較“不拘小節”,自己的置換衣服輪著穿了好幾周之後,便厚著麵皮拿其他人的內衣褲穿,如此種種,現在是同學聚會時的笑談。或許,有過這些經歷的人不算少數,現在說起來,也會覺得那是“少不更事”,但不管怎麼樣,那時倒還真沒有今天這麼方便的業務,衣服臟了要麼過遍水曬曬,要麼蹭別人的穿,也算是一種“自力更生”吧,哪像現在的大學生,直接快遞迴家?後來校園裡有了自助式洗衣機,記得洗一次也要兩三元錢,如果不是冬天洗衣比較“痛苦”,平時花這個錢洗洗內衣褲,都覺得沒什麼必要。再者說,快遞臟衣服回家,總比用自助洗衣機還要貴些吧?看來,大學生的消費觀念也在被時代重新塑造著。至少,郵政系統倒是很歡迎這些“客戶”的。
  或許,這裡面確實有著什麼誤會。比如,快遞臟衣服回家只是大四學生為了方便想出的招數,又或者,僅僅只是個別大學生的舉動,代表不了整個大學生群體。但有一點確實不可否認:今天的大學校園,顯然已經不能用十多年前的經驗來揣度,在這裡學習的學生,的確也承受著不小的壓力。從升學壓力中一路走來,經過短短四年又要再次面對年年攀高的就業壓力,他們之中有些人想要偷點懶,社會在指責之時,也不得不進行反思:便利到可以足不出戶的校園生活,真的是一種好處嗎?吃飯可以叫外賣,買東西可以網購,就連同學們之間的互動,大部分也從現實轉移到了各種社交媒體之上——這生活真是太愜意了,不得不“點贊”。但是,這一切貌似豐富而便捷的互動,往往在大學生們打開宿舍門之後,便消弭在空氣之中的WiFi信號里。
  被人懷念的大學時代,必然是可資談笑的真實經驗,而不是被一件又一件快遞充斥。舊宿舍樓的水房角落裡,還有一盆被遺忘的臟衣服等著洗,這就是真實。
(原標題:快遞臟衣回家,對此只能“呵呵”)
(編輯:SN093)
創作者介紹

zb90zbxzf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